博客网 >

我演小丫环的时候
我的艺术道路(之一)
夏青


  我的父亲张凤楼(艺名葡萄红)是前辈颇有名气的评剧艺人。我从小就跟父亲生活在评剧戏班里。我成天接触的是练功、喊嗓、吊嗓、学戏、演戏,看得多了,也就熟了,自然而然也就懂了板眼、曲调,也就会唱了。记得五六岁时,我演《安安送米》,姑姑、婶婶们告诉我怎么演,在什么节骨眼真哭,我都能记住,到时候还真能哭出来。当我在八九岁时,就能演小丫环和娃娃生了。记得我们在吉林时,任贺生(月明珠的弟弟,唱评剧老生)的女儿名叫小月明珠,她比我小一岁,凡是戏里需要一对丫环的时候就叫我们两个演,所以任贺生每天教我们俩《珍珠衫》里丫鬟的戏。任贺生会拉弦儿,他一面教,一面拉着弦儿叫我们跟着唱。不久,爱莲茹(也是当时的名角)到吉林演出,头一天打炮戏是《珍珠衫》,我和小月明珠演丫环,戏里有一大段吊打对唱,我们俩就按任贺生教的,差不多每句都能得到“好”。演完戏爱莲茹开玩笑地说“不是我打炮,是你们俩打炮了!”我现在回想起来,感到小时候演小丫环对我很有好处,这是从头学,打基础,向主演学习的机会。有不少戏,我就是这样站着听会的。

  在我演小丫环的时候,我幸运的接触了当时红极一时的著名评剧演员,在她们身上,从品德到艺术,无不给我很多的教益,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向刘鸿霞、小麻红、王金香、爱莲茹、粉莲花、高艳琴等这些名演员,她们在艺术上代表着不同的流派,各具千秋。例如刘鸿霞,她曾经和著名演员李金顺合演过《爱国娇》。刘鸿霞的唱法宗李金顺,声音高亢有力,以声带情。突出的是,她用原板唱腔来表现剧中人物的潇洒气度,更显示她演唱技巧的高超。她的拿手好戏《桃花庵》、《珍珠衫》、《王少安赶船》等对我影响非常大,我学习了她的很多东西。后来我成了主演,我的打炮戏也是《桃花庵》。在这出戏里,我就借鉴了她的唱腔,把她的唱腔化到了我的唱腔了,然后再按着自己的条件去创造,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唱法。

   刘鸿霞人很本分,为人正派,不搞歪门邪道,我小时候就很钦佩她。刘鸿霞的师傅刘子溪,和我父亲是把兄弟,非常要好,因为这个关系,我经常到她家里去玩。有一次我听她讲,一天晚上,她演完了戏,很累,赶忙回家要休息。她一进门,发现她的被窝里睡着一个人,揭开被子一看,是个警察。她是个暴性的人,一下子怒火冲上心头,大喊:“你给我滚起来!”这警察糊里糊涂地醒了,刘鸿霞真要豁出命来了,不容分说,抄起茶碗,照着警察就打去,她连哭带喊,把别人都喊来了,闹得警察没办法,只好灰溜溜地走了。她讲完故事,又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做人就要正派,走得正,行得端,有理,正气就能压倒邪气,就不怕!”这些话,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刻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小时候也非常崇拜小麻红。小麻红脸上全是麻子,所以取了个这样的艺名。别看她长得丑,可是唱得好,还到日本灌过唱片。她音色娇嫩,柔润动听,听起来特别甜。她的唱揉进了京韵大鼓。她咬字清楚,板头磁实,节奏感强,嘴皮子流利,快而唱词清楚。她唱得快板、垛板,字字清楚,顿挫分明,干净利落,的确有独到之处。我给她演过丫环,从她的唱法、唱腔里,我学了不少东西。可惜的是,在旧社会里,这样一个好演员,命运是很悲惨的。她唱红了,就被一个警察霸占过去作了一个小老婆,后来又嫌她长得丑,警察同大老婆一起经常打她,把小麻红当作奴隶使用,最后把她抛掉了。她死后是用一领席卷了尸体埋掉的。

  王金香也是当时的著名演员,她擅长演时装戏,向《啼笑姻缘》、《落霞孤鹜》、《血泪碑》等,这些时装戏,又是连台本戏,当时观众是很欢迎的,几乎场场满座。王金香表演细腻,注重表现人物性格,她演的沈凤喜,简直把人物演活了。她的唱腔揉进了唐山影调,显得别有风味。

  以上提到的这些演员,对我后来艺术上的成长,都起到了相当的作用。(欢迎访问评剧戏迷的博客 http://52pj.bokee.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