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我所见过的评剧戏迷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所见过的评剧戏迷
 

  有一次我所在的公司制作了一期观众参与评论的电视节目,大概是有关家长里短的话题,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了好几个老大妈老大姐作为嘉宾,节目录制过程中,这些老大妈老大姐积极参与讨论,节目录制的很顺利。因为要一次录制多期节目,因此中间有一段休息的时间,一般这个时候,请来的嘉宾都会离开演播室休息。而几台选取不同角度的摄像机和监视屏通常依旧开着。或许是因为第一次参与电视的拍摄,这些老姐妹们突然决定不离开演播室,竟然站到一起排成了行,张开嘴唱起了评剧《小酸枣》,刚唱到半截,马上又有人阻止,决定独唱,一会是《秦香莲》、一会是《刘巧儿》。。。。。。把个小演播室当成了戏曲频道的舞台,她们时不时的看看不同的监视器,以调整自己的表演身段。我当时没有在演播室,而是在演播室下面的中心控制机房,中心机房所有的屏幕里全是这些人的画面,她们简直就是扯开了嗓门,尽情开唱,充分享受了一次电视直播的效果。整个公司的制作间都可以听到她们的声音,好不热闹,只可惜听众甚少,没有几个人关注,编导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我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一批戏迷,笑着看了看,觉得太吵了,离开了。后来一打听,这些可爱的老大妈、老大姐们原来还是一个街道业余评剧团的成员。

  我有一只斗牛犬,每天晚上都要带它出去遛。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小公园,每天都能碰上拉二胡演奏京剧曲目的人,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是两个人,好像是师徒两个。来公园的人或者驻足听听,或者根本不在意,但是拉胡琴的人却非常专注,丝毫不被打搅。从老远就可以听到二胡的琴声,很让我羡慕他们享受生活的方式。不过这样的戏迷北京的街头倒也常见。有一天经过拉琴的人又往前走了一段,忽然飘飘渺渺的传来了评剧的琴声,好像是马路对面发来的,马路很宽,听不太真。难道还有人拉评剧?我带着狗走过去,声音越来越清晰,果然是评剧的曲调,最后终于发现了拉琴的人,差点让我笑出声来:是一位40多岁的大哥,很胖,光着膀子,穿一条短裤,坐在胡同口非常投入地拉着一段评剧的反调。大街上能够看到演奏评剧的戏迷,这是第一次,听到评剧的曲调非常亲切。反调一般是用来表现人物悲哀的情绪的。远处听这位老兄演奏的很不错,让我想起了小白玉霜的唱腔,但是见到他的形象不免有些滑稽,看到他头也不抬地演奏,我不想打扰,放慢了脚步,走了过去。以后我多次路过那里,却再也没有见到这位戏迷。

  还是一次也是遛狗,走过俄罗斯大使馆的那条小街的时候,竟然听到了魏荣元的唱腔,声音很大,是从一辆出租车里传出来的,车停在马路边,车门敞开,显然司机正在休息,不想在这里也能碰到评剧戏迷。

  还有一次是去海淀,经过一个立交桥下面,忽然传来了新凤霞《刘巧儿》的唱腔,那天有些燥热,因为《刘巧儿》我并不是老听,忽然听到熟悉的唱段,心里一下舒服了好多,也不觉得热了。然后寻找声源,起初以为是路边商铺放的,后来才发现是从一辆三轮车里发出的声音,车夫晃着肩膀慢悠悠的骑在车上,车前的小筐里有一个收音机,车夫一定是把声音调控开到了最大,加上桥底下的回声,所以效果很“震撼”。

  我看过一篇文章记述了上个世纪五几年北京评剧演出的情况,其中就说到很多底层的民众非常喜爱评剧,也提到了当时的北京车夫。我想现在喜爱评剧的依旧是普通民众最多吧,这丝毫不是说评剧低俗,我觉得现在评剧应该对普通的观众再亲切一些。

 

 
<< 网友的留言 / 一盘疑似盗版的正版评剧光盘。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uoy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