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相声大师侯宝林与评剧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早在50年代,相声艺术大师侯宝林先生和笔者论及评剧唱腔时就指出:“甭管哪个流派,哪位名家唱的评剧,都贵在清亮二字,这是相声演员学唱时必须掌握的。”评剧是个重唱的剧种,在唱功上讲究字清味醇,清中传情,声情并茂。亮字同样重要,由于风格流派不同,可以有高亮、沙亮、宽亮、甜亮之分。

  简洁明快,有当通神的花淑兰,恰是甜亮派。她的唱于娇媚中带水音,因而自成一派,驰誉全国。她很喜爱侯派相声艺术,这两代艺术家在个中奥妙上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侯先生的重视评剧,始于40年代。当时,他与郭启儒在天津南市“燕乐戏院”日夜两场演出,为了学唱各派戏曲,不断和评剧家盘垣增益。他在《学评戏》中再现名家唱段惟妙惟肖,如《三棒鼓》中学花莲舫的《黄爱玉上坟》、学白玉霜的《玉堂春》等,均得益于演过评戏的相声演员阎洪斌(即阎笑儒)。历代相声名家推崇笑儒学爱莲君、花月仙等的《烧骨记》、《于公案》等颇为神似,侯曾多次与其盘垣技艺,交流节目。50年代初,在沈阳相遇评剧名家筱俊亭,当提及阎笑儒善学评戏时,俊亭女士高兴地说:“我们都笑称笑儒为六哥,当时他就善于学唱。”

  1956年仲夏,侯先生由京返津访友,曾与笔者在中国大戏院观摩过沈阳评剧院演出的《茶瓶记》,由花淑兰主演春红,赵凤霞演龚秀英,艳铭杰演单宝童。侯先生对春红载歌载舞的表演很赞赏,满意地说:“花淑兰不仅嗓音甜美,扮相好,身段也帅,真具有形象魅力!”

  如侯先生常说的“我们看什么也不能白看”通过这两次观摩,他不仅记住了“花庭摆酒把姑老爷款待,因此我给小姐送信来”的唱腔和身段,还学会了小生的唱段“岳母逼我交合同”。在文化部举办的“戏曲演员讲习班”上交流艺术经验时,他还为花淑兰等来自全国各地的名演员表演了平时不露演的相声小段。

  当沈阳曲艺团相声名作《特殊生活》驰誉全国时,侯先生曾说:“难为振华他们了,小淑云这名字起得多好,志涛的唱基本上学筱俊亭,可也融合了韩少云,花淑兰的唱法。。。。。。”侯先生噌嘱笔者写一段论述评剧的相声。还提示:“一定要把花淑兰的春红安排进去”。当拙作《多情与薄情》脱稿后,侯因专心撰著相声史,除肯定、指正外,并提出“给志涛看看,他演着合适”,足见高风亮节。

  全国评剧爱好者都称许花派评剧艺术美认为其基功、造诣、风格、创新具备,更喜见一批传人在继承中做出了成绩。

  70年代后期,侯先生偕夫人王亚兰来津时,曾与高扬等在延安影剧院观摩了天津市评剧院崔莲润主演的《燕青卖线》,莲小君、李福安主演的《孔雀东南飞》,并到后台看望全体演员。当侯先生与李福安握手时,不禁热泪盈眶,原因之一是“我一看见你,就想起了再雯(小白玉霜),当初你们合作得多好。。。。。。”

   侯先生不愧为评剧的知音!

<< 白燕升可能真的不知道! / 魏荣元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uoy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