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转帖:我的母亲花玉兰--小花玉兰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的母亲花玉兰--小花玉兰


      我的母亲花玉兰已于去年年底过世,享年95岁。花玉兰是评剧早期的“奉天落子”第一批女演员,在哈尔滨曾与葡萄红、金开芳(都是唐山落子时期的著名演员)联袂演出。母亲花玉兰是著名李派(李金顺)演员之一,35年的舞台生涯和十几年的评剧教学研究,使她形成了花派的演唱风格。她的代表剧目有:《棒打无情郎》、《桃花庵》、《黑猫告状》和《珍珠衫》,其中,《桃花庵》和《黑猫告状》于20世纪30年代由北京培开公司灌成唱片,保留至今。

    我母亲花玉兰原名黄东侨,天津静海人。母亲出生后,家境贫寒,为了维持生活,13岁就进入天津英美烟草公司(颐中烟草公司前身)即现在的天津卷烟厂做工,生活非常凄苦。她16岁时拜唐山落子艺人白广杰(艺名白菜心)为师学唱大口落子,学会第一出戏《王二姐思夫》后就登台演出,一炮打响。20岁那年随师父去东北演出。这时正进入“奉天落子”的鼎盛时期,成兆才老先生也在东北,他教了我母亲三出戏:《三节烈》、《杨三姐告状》和《盗金砖》,演出后受到观众赞扬。

    1928年我父母在哈尔滨结婚。我父亲陈克富(艺名陈艳楼),是莲花落老艺人马虎廷(艺名月牙红)的徒弟,父亲少年学唱旦角,后改唱小生,和我母亲合作演出。父母结婚后,父亲给母亲说戏、排戏。我父亲多才多艺,舞台经验丰富,会打鼓能拉弦,还可以编剧本、当导演、设计彩头(《黄氏女游阴》中恐怖场面)。这时,父亲给母亲排演了《貂婵》、《打狗劝夫》、《安安送米》、《雪玉冰霜》、《唐伯虎点秋香》等剧目,又从京剧剧目中改编了《花田八错》和《玉堂春》。

    母亲聪颖好学。她经常去听李金顺和刘翠霞的戏,对李金顺的唱腔细心领会。母亲说过,李金顺的唱念运用京韵的口白,近似北京话,可在唱腔中又保持了落子的演唱特色。刘翠霞的底气足,有刚音又有软音,听起来很柔软好听。母亲勤奋好学,博采众家之长,加以改进、吸收,形成了她独特的花派演唱风格,其嗓音清脆有力,特别是她的横音唱法是很难学的。如《棒打无情郎》中有一句唱:“这不是莫稽莫大老爷吗?我的救命的恩人!”每唱到此处,观众都热烈鼓掌。很多观众有这样一句评语:听李金顺的柔软,听花玉兰的脆声。《评剧简史》的作者胡沙先生在北京中国戏曲学校听过我母亲演唱《桃花庵》中的陈妙婵,胡沙先生说,果然是腔调婉转,传情真切,风度大方。

    我母亲的嗓子一直这么好,是下过一番苦功的。她告诉我在吉林演出时,三九天不管下多大的雪,也出去喊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经过这样的锻炼,嗓子才能长久不衰。

    “九一八”后,东北的“奉天落子”艺人们纷纷进关,回到天津,各个戏班相继组成,在剧场间、舞台上,又形成了互相竞争的局面,这也推动了评剧在天津的发展。

     我母亲在升平剧场首演《李香莲卖画》,轰动一时,场场客满。母亲去世时,有一位当年听戏的张姓观众,已是80岁的高龄,闻讯赶到了火化场为母亲送别,含泪述说了当年的情景:升平剧场老板被迫中止了演出合同,母亲忍恨离开了升平剧场。我母亲一生老老实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唱戏,常和我说,在戏班要有戏德,遇到难事就得忍。在天津聚英戏院一天演两场,一唱就是四年,得了病也没歇过一天班,为了观众,为了同行们的饭碗,不能歇班、退票。有一天,她在后台化装,突然走进来一个醉汉,一脚踢翻了母亲身边的脸盆,醉汉是当时地面上的消防队长,把我母亲吓坏了,父亲忍无可忍和醉汉厮打。消防队长扬言,要把父亲送进宪兵队,父母抱头痛哭。剧场老板为避免停业损失,主动找人送礼才免去了一场灾难。

     解放了,我母亲高兴极了。她感谢党,感谢政府,是新中国使艺人们翻了身。为了社会公益事业,她不计个人收入,积极参加演出“义务戏”。1950年11月为皖北、苏北、河北、河南灾民捐送寒衣,在中国大戏院合作义演,各个戏班的著名演员荟萃一堂,佳剧纷呈。1953年在北京中山公园义演,她和小白玉霜合作演出《打狗劝夫》,母亲饰演二旦桑氏,不争排位和名次,在演出中尽心尽力,以高亢的嗓音博得观众不断的掌声。

    正当她风华正茂的时候,为了培养我和更多的评剧后人,她退出了舞台,走进了中国戏曲学校,被聘为戏校地方科教员。从此她心甘情愿、勤勤恳恳地培育新人。转年,父亲也被聘进校,父母亲共同携手互相帮助,一心扑在了评剧教育事业上。

     在校园里,师生们只要见着母亲,就老远地高叫:“黄老师!”她在校的人缘好,助人为乐。有的学生家境欠佳,在餐厅里只买主食。母亲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经常把自己的饭菜送给贫困学生,让他们长好身体。戏校的女生们为了转天的排练,晚自习多是熟背戏词,母亲每晚必到教室和学生们打成一片,了解她们,帮助她们。学生们特别敬爱黄老师。

     为了教学需要,老师们经常在排演场举行教学演出,有一次正赶上外宾参观。母亲在卫生间里发现了一枚名贵的戒指,她想这一定是哪位外宾遗忘的,马上找到了史若虚校长说明情况,交上戒指,外宾非常感动,师生们更敬重黄老师了。当时,全国各地的评剧院团经常有演员到戏校进修,轮到我母亲时,她总是谦虚地热情接待。评剧表演艺术家李忆兰带着录音机找我母亲学习《杜十娘》主要唱段,母亲从不保守,认认真真地对待。

     父母亲培养了我,也担负过培养新一代评剧演员的重任,学生们毕业后,被分配到全国各地方院团为祖国的戏曲事业贡献才华。

     母亲生前是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退休后一直享受国家高级教师的待遇。

      亲爱的母亲和我们永别了,她走完了不同寻常的人生道路。安息吧!母亲――花玉兰。正是: 艺海生涯德艺馨, 育人天地桃李铭。

============================================================
   
      花玉兰是三十年代著名李(金顺)派演员,她有一条从来不哑的铁嗓子,嗓音清脆有力,具有浓郁的大口落子风格,在东北等地红极一时。那时观众中曾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听李金顺的柔软,听花玉兰的脆生。
      花玉兰老师1912年出生,原名黄东侨。天津市静海县人。评剧女演员,工旦行。14岁在津拜白菜心(白广洁)为师学评戏。艺宗李金顺。曾入李岐鸿班赴烟台、威海演出。花玉兰20岁时,与评剧小生演员陈艳楼结婚。婚后,夫妻二人相濡以沫,密切合作,相守一生。又随夫陈艳楼赴东北各地搭班演出。曾与金灵芝、莲五朵、金开芳、倪俊声等人合作。1932年回津演出。陈艳楼夫妇生有四女二男,大女儿小花玉兰听从了父母的安排,踏上了艰苦而漫长的从艺之路。

--------------转自《静海人论坛》

评剧戏迷的博客

<< 江河水的评剧播客 / 刘淑萍等演唱的西路评剧《孙继皋卖...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uoy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