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文月:“网络时代”评剧不会走开



谷文月与赵丽蓉演出评剧经典剧目《杨三姐告状》剧照
====================================================================

--------作者:郭佳,文章写于05年12月-------------
==============================================================================

  尽管儿子更喜欢流行文化,尽管“超女”压得专集延后,尽管演出费就一百元———
  知道中国第二大地方剧种是什么吗?———评剧。然而在这个网络发达娱乐多样的“追星时代”,评剧已经游离于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一代的视线之外。评剧演员也不像那些歌星、影星,走到哪里都受到“粉丝”们的疯狂追捧,甚至不是媒体记者报道的重点。

  日前,记者在采访中国评剧院纪念建院50周年演出的时候,见到了61岁的评剧艺术家谷文月———这位评剧大师新凤霞的亲传弟子,目前中国评剧界的头面人物之一,提起网络时代自己的艺术遭遇和个人感受,却有一肚子话要说。

  ■儿子没有子承母业,更喜欢流行文化

  在传统戏剧界,“子承父业”是很常见的事情,由于耳濡目染,著名演员的子女通常也会走上从艺的道路,但是谷文月家却是个例外。
  “我儿子没跟我学戏,他也不喜欢评剧。”谷文月告诉记者,“其实他小时候的条件不错,歌也唱得挺好的。”谷文月觉得儿子后来的选择,除了有自己希望他多学点文化的原因外,也与孩子小时候的感受有关。
  “那时候马不停蹄地演出、转场,对家里的事几乎就是不闻不问,丈夫对我的工作很支持,可是儿子却不理解。他小的时候,我有一次在沈阳演出,当时正赶上期末考试,而且又是他的生日,我就给他写了一封信,嘱咐他要好好复习,说我不能回来陪他了。可后来他给我回了一封信说‘你还知道有个儿子呀!’”
  谷文月的儿子走了一条跟母亲完全不同的路。他一直读书,读到了研究生毕业,现在在朝阳区发改委工作。“他更喜欢流行文化,比如歌星电影什么的,还总劝我别演了,我也知道他是为我的身体考虑,但我还是放不下。”

  ■专集播不出来因为观众都在看“超女”

  今年夏天,中国评剧院的评剧票友大赛引来了广泛关注,但由于关注群多为退休、下岗人员,于是有了“评剧属于低收入群体”的说法,对此,谷文月并不认同。
  “评剧确实是平民的艺术,京剧是从宫廷出来的,而我们是从民间走出来的,尤其是我们中国评剧院,从1955年成立到现在,演出中说的都是普通话,特别是新派,是一种说唱艺术,很多现代戏都是与时代同步的,我始终认为评剧是雅俗共赏的。”谷文月说。
  同时谷文月还不同意“现在没什么人看评剧”的说法:“原来我们一年的任务是一二百场,但总能演到三四百场,这就是市场需求。”
  尽管如此,谷文月还是不得不承认网络时代娱乐形式的极大丰富,对评剧这样的传统艺术形式造成了冲击。“这是难免的。但是我觉得,不是评剧没有观众,而是整个戏曲的观众群在缩减,豫剧在地方戏中算火的吧,但虎美玲办的艺术学校,报名学豫剧的只有四个孩子。像我们这样的剧种就更差了,据说戏校招生,生源都有问题。”
  谷文月还告诉记者,中央电视台曾给她录制了一期专集,但很长时间播不出来,原因很简单,没有收视率,当时观众都在看“超女”。

  ■演出费用仅一百元依然坚信评剧有出路

  前段时间记者在采访“评剧票友大赛”时,获悉为了吸引更多观众看评剧,中国评剧院曾安排谷文月等很多评剧“名角”演出,由于经费有限,就算她这样的成名演员也仅有一百元演出费,为此评剧院方面还觉得“非常惭愧”,然而谷文月却毫不为意。
  “这点钱跟那些歌星影星们成千上万的出场费当然没法比,不过我们也不图这个,而且我坚信评剧的状况会有好转的一天,但需要做的工作太多了。”谷文月回忆说,“上世纪60年代时,我们评剧院有一个作家群,但是现在,我们剧院只有半个创作者,因为他还兼任副院长。过去,演员在排练过程中都是铆着劲的,可是现在的演员,能唱下来就满足了。我跟他们排练有时会觉得很尴尬,我给了一个眼神,但是对方却根本不回应,这一点特别明显。”
  作为坚定的评剧信仰者,谷文月其实也曾动摇过,在她21岁时,也就是刚刚从北京市戏校分到中国评剧院的第二年,她曾经动了要改行的念头。“那时我交了很多战友文工团的朋友,马玉涛、马国光等等,而且我还曾经和郭兰英同台演唱过歌曲,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那时年纪小,觉得唱歌很轻松,而唱戏太苦了,拿十几分钟的大顶,眼泪、鼻涕往下流,于是就萌发了要离开评剧院的念头。当时我就找院长谈,说我想改行去唱歌,后来还是院长做工作才打消了我的念头。”
  坚持了几十年,却到了这样一个市场“考验”传统艺术的时代,记者问她后不后悔。“其实,为了唱戏,我真的吃了太多的苦,我个头小,人家穿平底鞋跑100圈,我得穿垫着底的鞋跑100圈,还有一次是穿着花盆底的鞋,受的罪可想而知,不过我现在一点不后悔我当初留下来。”谷文月这样回答。

  ■谷文月为何没能自成流派

  退休近四年间,谷文月在职以来坚决拒绝走穴的做法终于有了改变:“只要不和剧院的演出冲突,我大都不会拒绝,这不是为了钱,唱评剧的人也知道这挣不了什么钱,完全是为了让更多的观众还能继续喜欢评剧。而在职时,因为剧院工作很忙,再好的朋友找我,我都会拒绝。”
  采访中,有个问题曾让记者有所犹豫,那就是:“天资出众的谷文月为何没能自成流派?”没想到她自己倒对这个话题毫不避讳。“我在48岁时,接到担任中国评剧院青年团团长的任命,当时正是我的艺术巅峰时期,如果继续活跃在舞台上,很有可能闯出自己的流派,而做团长工作自然会有所影响。”
  为此,谷文月经历了痛苦的抉择,“我当时也是犹豫了很久,
  后来领导问我,你是党员吗?我说是,他说那你就得服从组织安排。怎么说呢,我们那辈人就是这样,一听到这样的话就觉得浑身发热,所以我后来还是去做了团长。”谷文月笑着对记者说,“尽管没有什么‘谷派’,但现在看到当时我们青年团的演员都成了如今的中流砥柱,我也很欣慰。”
  作为新凤霞的大弟子,谷文月的演唱风格让人听起来既是“新派”又不是“新派”,原因是她开蒙其实是“喜(彩莲)派”,后来又拜新凤霞为师,自己的演唱中自然融合了喜派的清脆、明快和新派的甜美、俏丽,有了自己独到的风格。新凤霞的最佳音区是中低音,而谷文月能唱三个八度,她说,“我是一个喜欢琢磨的人,可以说我后来的表演是吸收了众多名家的优长。”

  ■“任何东西要革新就会遇到挫折”

  作为新凤霞的大弟子,谷文月与恩师有着无法言说的师徒情谊,但二人也曾因艺术观念不同而发生过冲突,甚至还在社会上产生过很大影响。
  1985年,谷文月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了个人评剧演唱会,为了吸引当时的年轻人,她不仅在演出形式和曲目安排上花费了很多的心思,而且将乐队搬上了舞台,还特地制作了一套立领晚礼服,也正是这套当时看来特别时髦的衣服,造成了她与老师新凤霞很长一段时间的隔阂。后来新凤霞还在媒体上发表了“我的一份检讨书”,检讨自己培养了这样的弟子。
  谈起这段20年前的往事,谷文月的心态依然并不轻松。“这件事发生以后,好几年都对我的艺术影响挺大的,不过我现在仍然认为我做的没有错。任何东西要想革新、推进,都会遇到挫折的,只要顶住了就能往前走。我明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如果老师说我一顿,我就怎样怎样,让社会怎么看这对师徒。况且当时老师的身体状况不好,心情也自然不佳,我特别能理解她的内心。”
  后来新凤霞去世时,谷文月亲自去接她的灵柩,那一幕感动了所有的人。

  谷文月简介

  河北固安人,当代卓越的评剧表演艺术家。在她近四十年的评剧生涯中,创造了众多有血有肉、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她曾受教于喜彩莲、喜彩文、大花玉兰等老师,最终拜新凤霞为师,成为新派继承人的佼佼者之一。
  谷文月的嗓音高亢、甜美、表现力强,可谓“高亢中不失圆韵,低回里尤见清纯”。她表演上率真直朴,细腻得法,把杨三姐、张五可、水冰心、紫巾仙子、韩玉秀等不同人物塑造得栩栩如生。她在师承新派的基础上不仅把气声、轻声等声乐技巧融入评剧唱腔中,而且与音乐工作者率先创出了评剧的清板,蜻蜓调慢板。代表作有《杨三姐告状》等。

<< 要评剧伴奏带的朋友可以到这来! / 《花为媒》图片--新凤霞饰演的张...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uoy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