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戏里戏外的痛快人生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戏里戏外的痛快人生
———访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刘小楼
《黑龙江日报》记者 杨宁舒  

印象  

  小楼先生,不高略瘦的身材,银白稀疏的头发,宽阔的额头下,一双依旧清澈明亮的眼睛,总是喜欢透过淡茶色的镜片,有意无意地观察你,但绝对不会令你紧张,因为那目光永远是柔和的。

  采访小楼先生,等于上了一堂关于评剧的“扫盲课”,他认认真真地为我讲起了评剧的来龙去脉,讲到评剧之乡、也是他的家乡河北省宝坻县,讲到东路评剧和西路评剧的发展,还讲到他最敬佩的评剧祖师成兆才先生……我想,对于我这样一个对评剧一无所知的年轻的采访者,他是有些失望的,但他仍以一个长者的宽厚接纳了我,还特意为我播放了评剧的VCD《马寡妇开店》,他在剧中饰演狄仁杰。其实,只有声音是他的,影像是年轻演员后配上去的,只听见他喃喃地说:“这个小生真不错。”

  之后,还没等我拿出采访本,小楼先生倒先拿出一个本子来,邀请我在上面留言。他说,凡是拜访过他的人,他都要请他们签名留念。于是,我写下“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几个字,觉得这就是小楼先生一生的写照。看着自己不成型的字体,实在有些汗颜。想不到小楼先生立刻鼓励说:“很好很好,笔走龙蛇,你的字是自由的,心也是自由的。”他就是这样一个可敬、可亲、可爱的老人。

小传  

  刘小楼我国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1922年生于河北省宝坻县,父亲刘宝山是西路评剧的创始人之一。刘小楼6岁入梨园唱戏,先后与刘翠霞、小白玉霜、新凤霞等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合作,演出的《雪玉冰霜》、《唐伯虎点秋香》、《人面桃花》、《兄妹开荒》已成为评剧界的精品佳作,他与喜彩苓合演的《白蛇传》更是享誉国内外的艺术珍品。曾任哈尔滨市评剧院副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黑龙江省戏剧家协会理事、哈尔滨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哈尔滨市人大常委委员;曾多次荣获优秀表演奖章、劳动模范称号;1957年荣获越南人民共和国最高荣誉“劳动勋章”;1959年荣获黑龙江省红旗奖章。

故事

仗义让他差点成了“宋丹萍”

  小楼先生为人正直仗义是出了名的,即使在旧社会,他也是仗义执言,爱打抱不平,常常带头抵抗戏班老板对演员的剥削,面对恶势力也不肯低头。这里还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1943年,小楼先生到天津同新凤霞搭档演出,人美艺精的新凤霞当时被天津一个搞轮船贩毒的大头子看中了,新凤霞在母亲和小楼先生等一帮有正义感的同行保护下,软硬不吃,把这伙人顶了回去。这些人就认为小楼先生是最大的障碍,多次计划雇人用镪水伺机泼小楼先生,想重演《夜半歌声》,再出个被毁容的“宋丹萍”。想不到,小楼先生在天津的名气大,交友广,人缘又好,被雇的几个人一听说是他,就说什么也不干了。虽然逃过了这场劫难,小楼先生还是在贩毒头子的欺压下,被迫离开天津。

  小楼先生说,在旧社会,人要活下去,就要同自然灾害斗、同权贵富豪的欺压斗、同兵痞的烧杀抢劫斗、同戏霸班主的克扣敲诈斗……他虽然有正义感、敢于斗争,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单薄的,只有让大多数人抱成团,才能胜利。谁能让大家团结起来?就是共产党。

生活中我演不了戏

  小楼先生对党的忠诚和热爱是有目共睹的,他从1953年就正式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申请书,此后始终坚持向党汇报思想,孜孜以求。可是直到1992年,他才如愿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

  这是为什么?原来是因为小楼先生有两位妻子。他的大夫人是父母包办的,始终在家乡勤俭持家、养老育小,为小楼先生解了后顾之忧;但小楼先生常年奔波在外,也需要有人照顾、嘘寒问暖,这样,他就娶了当时他的一个“追星族”———一位铁路工人的女儿,也就是多年来与他风雨同舟的二夫人。

  我国的婚姻法是严格实行一夫一妻制的,而党章上又明确规定,共产党员必须在工作和生活各个方面带头。于是,就有人给小楼先生出主意:离婚。“跟哪个离都丧良心!”小楼先生说。别人又说:“那就假离婚呗!”小楼先生更认真了:“那更不行!欺骗党组织,我就不配当共产党员,那还入党干吗?别看我在舞台上演戏行,生活中我演不了戏!”

  就这样,小楼先生的入党问题被放长了。直到1992年大夫人去世,他才以70岁的高龄入党。

当了一辈子“劳动模范”

  小楼先生为人乐观、幽默,即使谈到他在文革中挨批挨斗的事,也讲得妙趣横生。1966年6月,小楼先生和哈尔滨市评剧院的一些同志被作为“牛鬼蛇神”去游街,他说,当时自己摸个大黑脸,挺瓷实,就怕被人认出来,总觉得没丢过这么大的人。在批斗场上,他也是名角儿,一天串几个场。有时是“领衔主演”,有时要陪领导挨批,便是“友情客串”……

  有意思的是,小楼先生在演戏的时候当模范,在接受“劳动改造”的时候也当模范。1970年春节,小楼先生全家被下放到肇源县农村插队劳动。他去的第一年就带领大家解决了庄稼除草的问题,使粮食获得了大丰收;后来,他又多方奔走,为村里安上了电灯;农闲时,他还编写剧本、组织演出,活跃乡亲们的文化生活。于是,他当选了县劳动模范。

  小楼先生幽默地说,其实我根本不想当这个模范,想当初造反派要我们烧证书,就因为我当模范多了,证书多,烧了半天也烧不完。还有一个丝织证书,可不好烧了,把我累的呀!

  其实,小楼先生之所以那么乐观,是因为他始终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他相信党把中国人民从黑暗中带出来,就不会再把中国推向黑暗。相信党、相信群众、正直无私、不畏强权、自强不息……这些优良品质贯彻了他人生的始终。

对话  

  ■听说您对许多词语都有自己的一套解释,譬如知识就是知道了并不等于认识。标准就是满意为“标”,适可为“准”。而最有名的就是“痛快”一词的解释,它可以概括您一生的经历?

  □我在给青年演员和学员讲课时曾经问,何谓痛快?就是痛苦和快乐。先有痛苦,后有快乐。无痛则无快,痛是前因,快是后果。若想艺术上成名成家,首先不要怕痛,要勤奋刻苦地去学、去练。痛得越多,学到的就越多,练得就越精,快乐获得的就越大……其实,事事皆如此,只有经过痛苦的磨练,才会得到真实的快乐。应该说,每个人的成功之路都是一条由痛到快的鲜明轨迹!

  ■您那个时代的艺人,很小就进梨园唱戏,都没念过什么书。可您从小就在练功的同时学习文化,这是其他艺人所不及的,这对您的影响很大吧?

  □我的老师闻东山先生是著名爱国诗人闻一多的侄子,曾任前清秀才,还到日本、法国留过学。这样一位高师是父亲为我请的,父亲规定我在练功后必须学习文化课,这在当时很难得,也让我受益终生。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能为父辈们纠正错误了,他们叫我唱“步”水登山,我说不对,应该是“涉”水登山;他们唱“拆东‘北’补西墙”,我怎么听都别扭,就纠正为“拆东‘壁’补西墙”。其实,演员有没有文化,有没有文学艺术修养,直接关系到其演出的品位和质量。

  ■您从艺七十多年,塑造了许多令人难忘的艺术形象,从来不曾懈怠,至今还为培养青年演员、拯救和发展评剧艺术而奔忙。这样的持之以恒,是因为爱好还是有一个动力?

  □应该是有动力,这动力就是爱国主义。现在的年轻人一提到“爱国主义”,往往是比较抽象的,毕竟没有经历过苦难的年代。而我是亲历了新旧社会的对比,新中国和共产党在我心中就不是抽象的了。旧社会欺压过我,把我当牛马;旧社会也捧红过我,但把我当戏子耍。“纵怀惊人艺,也难保三餐”是当时艺人的真实写照。只有新社会才把我当成艺术家:受到国家领导的接见、代表祖国出国访问演出、当人大代表参政议政……我才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独立支撑力量的大写的人。所以说,自己总想着要为国家和社会做一点儿事,不能白活一生。

  ■您认为在当前影视剧、流行歌曲走红,戏曲艺术普遍不景气的情况下,评剧应该如何发挥自身的魅力吸引观众,抵抗多元文化的冲击?

  □应该发挥评剧的长处:评说社会和净化社会。大家熟知的《花为媒》,就很好地配合了“五四”运动,当时提倡“放足”,剧中的张五可因“大脚”遭到退婚时,就这样唱:“中华国讲文明,大脚惟高。”在东三省被日本统治时期,我们就唱《杨门女将》;后来反对包办婚姻,又唱《刘巧儿》;抗美援朝时,有个前线立功的师长非要跟从小是包办婚姻的妻子离婚,组织上怎么劝也不行,我们就给他演了《秦香莲》。他当时就悔过了……所以说,艺术的价值在于参与社会、净化社会。同时,观众是会喜新厌旧的,舞台上总是“起不完的解、探不完的母、挑不完的滑车”,观众就厌了。要想振兴戏曲事业,就要有新人新戏,有新的流派和新的代表作。

  ■您觉得,同老一代艺术家相比,现在的年轻演员最缺少的是什么?

  □人们总重复拿破仑的名言:“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就是说,要想干大事就要有大志向。现在青年演员看影视歌星走红、来钱容易便经不住诱惑,影响学艺练功或干脆改行,这就是因为没有振兴评剧的大志向。这里有个热爱的问题,青年演员笑我们这一代演员都有戏瘾,甚至是戏癌,不演戏、不演好戏就浑身不舒服。他们笑我们的正是他们的不足。老一代演员之所以能够成名成家、自称一派,关键在于他们自身对评剧艺术的酷爱,有强烈的进取心、责任感和时代精神,执著不倦地奋斗,精益求精。这就是可贵的“戏癌精神”。

旁观  

  《人面桃花》是小楼先生的代表作之一,他在剧中饰演崔护。小楼先生说,在我们没排演之前,东北有多种唱法,其中,书生崔护来找让他一见钟情的少女时是这样唱的:“去年今日,我打这儿过,有一个小大姐给我水喝,今儿个我又从这过,为什么那个小大姐,我找也找不着。”你听听,这哪里是才子崔护啊,纯粹是一个东北农家打工仔!后来,小楼先生就把剧作家欧阳予倩为京剧写的《人面桃花》剧本移植过来,取崔护的原诗演唱:“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才完美地塑造了一个追求真挚爱情的文人才子形象,也提高了评剧的品位。之后,这部戏得到了领导和专家们的一致称赞,和《白蛇传》一起被确定为出国剧目。  

  纵观中国评剧史,基本上是旦角的历史。小楼先生在评剧以旦角为主、生行不被重视的情况下,积极扶植、陪衬女旦角,默默奉献,同时也为生行独辟蹊径,发展了评剧小生唱腔和表演的艺术。他在舞台上塑造的许仙、崔护、唐伯虎、柳毅、杨乃武等众多评剧小生艺术形象,已成为他人不可攀比的书卷气小生的典型,领一代评剧文生风骚。

<< 夏青小传 / 评剧演员张少华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uoy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