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李派传人刘慧欣--孙民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李派传人刘慧欣
孙民

    了解刘慧欣,更多的是看她的排练和演出。平时她话语不多,看上去是一个沉静柔顺的人。刘慧欣是中国评剧院近十年来形成的新一代优秀青年主演中的姣姣者, 颀长的身材,秀丽的脸庞,一双大眼睛亮而有神,再加上她清亮甜美音域宽广的好嗓子,真是老天独厚于她。但是,她的成功绝非仅凭优越的天赋,更是靠着她孜孜不倦的求学精神,严谨踏实的治艺作风以及刻苦努力的实践所取得的。
    刘慧欣青少年时期在河北走上了评剧艺术之路,1986年拜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李忆兰为师,1993年从藁城评剧团调入中国评剧院。在首都的评剧舞台上,刘慧欣以扎实的步伐取得了喜人的成绩,赢得了首都评剧观众的热情赞誉。她接连在《金沙江畔》、《张羽煮海》、《卷席筒》、《山花》、《李三娘》、《祥林嫂》等剧中担任主演,并以评剧李(忆兰)派优秀传人的名分立于色彩纷呈的评剧艺术流派之中。
    慧欣是个非常重情义的人,每逢提到恩师李忆兰,她的眼神中都会流露出敬重与思念的目光。她忘不了老师收她为弟子时的一席话:“学戏先学会做人,在剧团里要懂得尊重老的,学会爱护小的,不要和别人争什么,要把功夫下在舞台上,做一个有出息的演员,才能得到观众和同行的尊重。”老师的身教有口皆碑,老师的言教语重心长,成为了刘慧欣做人演戏的准则。忆兰老师会唱河北梆子、京剧,演过电影,唱过歌,改唱评剧后又成为了评剧艺术家。在向老师学戏的日子里,刘慧欣经常吃住在老师家中,逐字逐段地学唱。遇到演出旺季的时候,慧欣就把自己的唱段录到磁带上从河北寄给自己的老师,忆兰老师也把指导意见和示范演唱录到磁带上再寄回给学生,面对老师严谨负责的教学态度和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爱,慧欣感受到了恩师慈母般的情感和对评剧青年一代的殷切希望。李忆兰亲切的对刘慧欣说:“要以能者为师,不要只拘泥于学我,要善于学百家之长,补己之短,才是个好演员。”老师的点拨为刘慧欣打开了表演艺术之门,也使她放开了手脚兼收并蓄地丰富自己的表演艺术。她虚心的向谷文月、马淑华、戴绮霞、秦肖玉、涂慧玲、唐银成等老师学习润腔、发声、身段表演等技艺,她说:“老艺术家都是我的老师。”正是由于她如海绵吸水般地吸收戏曲艺术的营养,她的演唱及表演技艺日益成熟。最近,为纪念评剧表演艺术家李忆兰去世10周年,中国评剧院为她举办了个人折子戏专场和名剧《祥林嫂》的演出。这两场演出充分展示了刘慧欣日臻完美的演唱艺术,使观众领略到了她在继承李派风韵的基础上所形成的明亮悦耳的演唱特色以及端庄大气的表演风格。折子戏专场演出中,《拜月》里王瑞兰的细腻传情,《井台会》里李三娘的悲戚倾诉,无疑深深打动了观众,但更令观众震撼心魄的是刘慧欣在评剧现代戏《山花》中所塑造的革命老妈妈七姑的艺术形象。在“缝儿子的人头”以“祭英魂”这段戏中,七姑面对儿子无头的尸体,撕心裂肺地呼喊道“明辉呀!”这令人颤抖且悲壮的声音发自母亲心底对儿子的无限深情和对敌人的无比强烈的恨,接着七姑以气贯长虹的强音唱出了“妈妈来了”,渐强的声音处理使人感到英雄的妈妈又顽强的站立起来了。在评剧传统反调慢板中,七姑向儿子倾诉着“我见你学走路一跌一闪,也看见你急行军涉水跋山。”结尾时唱到:“儿生时把儿炼成钢和铁,儿死后把儿铸成青山一片,把儿融进泊泊清泉。”整段唱腔有散板、反调慢板、正调二六、宽板、三眼、甩腔,技术难度大,唱腔感情激荡起伏,有对儿子的亲切母爱,有对敌人的无比仇恨,有对革命的无比坚定,有对儿子死后的祝愿。刘慧欣怀着对革命先烈的崇敬,全身心地投入到七姑的情感世界中,以其深厚的演唱功力成功地完成了对七姑的形象塑造,使这一革命老妈妈的艺术形象鲜活地树立在评剧舞台上。
    刘慧欣痴迷于评剧艺术,有时,一句唱、一个气口要反复揣摩多少遍,直到唱得舒服了,唱得美了才罢休。锲而不舍的追求和辛勤的耕耘,使她成为了观众喜爱的演员,但她并未就此止步,她希望能像她的恩师李忆兰和前一辈艺术家一样,创造出更多更好的人物形象,让观众得到更多的艺术享受,更加喜爱评剧艺术。
 

<< 评剧“白派”传人钰灵芝(一) / 李忆兰艺术长青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uoy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