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从旧报纸中搜寻20年前的评剧信息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保存着1986年到1987年的一些《戏剧电影报》,这个报纸是一份周刊。也就是现在北京娱乐信报的前身。有许多戏剧方面的文章和消息。现在我把与评剧有关的文章消息摘录在这里。也算是对20年前评剧的一种粗略的回顾。



  1986年第二期的第一版,有一条关于“北京市文化局北京市文联剧协嘉奖中国评剧院”以及“李忆兰获‘精神文明奖’”的消息。这条消息中写道“在全国戏曲观摩演出中,评剧《高山下的花环》荣获演出、剧本、导演、音乐、表演等13项奖。”北京市文化局,市文联和剧协向评剧院颁发了奖旗,奖金,并授予著名演员李忆兰“精神文明奖”的奖状。市文联副书记康式少说:评剧继电影、话剧之后以第六种艺术形式将《花环》呈现于舞台,而群众依然喜欢,这显示了编导、演员们的艺术功力。剧协的领导赞扬中国评剧院老中青演员组台的好做法。



  
  1986年第三期,有一条高坦写的短消息《春节举行评剧广播大奖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春节与唐山台合办“评剧中青年演员广播大奖赛。”推选出48名演员侯选,前十名将获大奖赛优秀演员称号。(我想这个记者高坦也许就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高坦,我原来在电台里多次听到过她访问评剧名家的录音,记得这个大奖赛的第一名是刘淑琴,最后一名是张淑桂,最年轻的获奖者是宋丽。)



  
  在1986年第十一期上,有一篇介绍评剧《大脚夫人》的文章,题目叫做:《大脚夫人》使人耳目一新。可以得知现在商店中有售小玉霜演出的《大脚夫人》的vcd,大致是在这个时期的前后排演的。这篇文章对这出戏的创新作了细致的介绍:《大脚夫人》是从川剧移植过来的,并特邀了川剧名导演笑非执导。评剧的丑角以往多演家庭生活戏,而这个戏的演出,借鉴了许多川剧丑角的功夫,为评剧丑角行当增添了一个非常吃功夫的袍带丑的形象,刚立民为了表演好这个角色,下了很大的功夫,他当时已经步入中年,但是刻苦习练椅子功,甩发功,矮子功,成功地扮演了一个官微职小,主持正义,深谋机智,主持正义的庆州知府宴子卿的形象。另一位主演小玉霜也已经年过半百,她以前演的多是闺门旦,这次却要扮演一个性情暴躁,刚直不阿,嫉恶如仇的戍边女将军的形象,这是个跨行当的人物,小玉霜的表演既要有武旦的东西,还要有泼辣旦的成分,对善于演闺中少女的小玉霜来说,无异于从头学起。导演笑非介绍说:小玉霜非常不容易,一招一式的学,就连台步都要从头学起,一个习惯了旦角细步的演员,一下子甩开步子,比新学还要难得多。小玉霜说:我今年五十一岁了,为了给青年人趟出新路子,为了给评剧增加新剧目,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1986年第十六期有一篇短讯,报道了现在也被刻制成vcd光盘的《评剧荟萃演唱会》即将举办的消息。题目叫做《评剧群英会,盛世喜空前》:四月二十五日至五月四日,来自各地的部分评剧精英,将先后汇集在北京和天津,举行评剧荟萃演唱会。参加演唱会的老演员具有丰富的演唱经验,中青年演员多是各院团的艺术骨干,这几代艺术家代表着目前的评剧艺术水平。北京电视台,电台和中国唱片社举办的这次演唱会将为评剧艺术宝库的挖掘,整理、充实一些艺术珍品。为评剧改革作一次新的尝试。演出期间,还将为赞助赞助北京的卢沟桥和天津福利基金会举办专场义演。



  
  1986年第二十期(1986.5.18)第一版有一篇大字标题的消息,副标题为:推出青年,放眼未来。正标题为:中国评剧院三团成立。
  文章如下:由戴月琴、陈胜利演出的《无双传》,来开了中国评剧院三团演出的大幕,一个朝气蓬勃的评剧团诞生了。
  中国评剧院三团艺青年演员为主体,兼有部分中年演员,其中二十五岁以下的新人占72%,院长胡沙介绍说:“组建这样一个青年团,不但使演出的需要,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使评剧代代相传的战略措施。十年内乱结束时,李忆兰、花月仙等雄风犹在,但为了培养青年,他们毅然让出舞台,这才使谷文月,刘萍等一批青年脱颖而出。考虑到九十年代甚至更远一点,我们该推出一致更年轻的“梯队”,三团就是这样应运而生的。”
  建团公演的《凤仪亭》、《秦香莲》、《无双传》及一批折子戏受到观众的欢迎,囊括了众多流派的演唱会更展示了全团阵容。
  在《戏剧电影报》1986年11月2日的头版发表了一幅戴月琴与陈胜利演出《无双传》的剧照。



  
  1986年第二十一期(1986.5.25)有一篇短讯:著名评剧演员张淑桂独唱音乐会在京举行。



  1986年第二十六期(1986.6.29)一句话新闻:评剧艺术家李忆兰收河北衡水地区评剧演员杨俊花为徒。



  
  1986年第二十九期(1986.7.20)有两条评剧新闻。一条是:《东北三省召开评剧研讨会》,“评剧名家刘小楼、花淑兰、韩少云、筱俊亭等最近相聚在渤海之滨的兴城,参加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剧协召开的东北三省评剧研讨会。京津评剧界亦派代表参加。大家就评剧的改革与振兴发展展开讨论。”另外一条是《<狐仙女>获百场奖》:“锦州市评剧团创作演出的《狐仙女》自去年九月首演以来,已演出一百零三场。锦州市文化局最近授该团”百场奖”及奖金一万元。《狐仙女》取材于《聊斋志异》中的狐鬼故事,又赋予新意。导演处理上不拘一格,广为吸收,把新手法和真功夫融于一炉,吸引了不同层次的新老观众。”



  
  1986年12月12日至16日,中国剧协北京分会,中国评剧院,北京市戏曲研究所,《戏剧评论》杂志联合举办了“庆祝喜彩莲舞台艺术生活六十周年”演出活动,当年12月14日的《戏剧电影报》上,发表了作者张慧德题为:求新求实求发展--喜彩莲赞的文章,并配发了喜彩莲演出的《罗汉钱》的剧照。
  附录文章如下:
   求新求实求发展--喜彩莲赞
往昔一个谜
  四十年代中期,我还是个小孩子,一次有人送来华北戏院的票,大人都不,我竟一个人跑去了,进场才知道这是演评戏的园子。当晚由喜彩莲演双出----《打狗劝夫》和《斩经堂》。喜彩莲那娇小玲珑的扮相,特别是那双闪光发亮的大眼睛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不料回家却遭到父亲的迎头训斥,怪我“小女娃儿竟敢进落子馆看"粉戏"!”那时我可不懂什么粉或红,只嗫嚅地分辨:“人家喜彩莲唱得挺好的。”一听喜彩莲三个字,父亲口气竟松了:“是她的戏?那倒罢了!”这是为什么?它成了我心中一个谜,直到解放后才解开.那是1951年,喜彩莲和小白玉霜在新中华评剧工作团领衔。这个团是当时唯一的民营公助评剧团,隶属戏曲研究院。由于率先上演“新戏”(现代戏和新编历史故事剧)而闻名。我在采访之际提出往昔那个谜,喜彩莲笑而不答;小白玉霜则向我作了如下介绍:“喜派早年人称新派。我三姨--指喜--脑子灵心眼活,又有李小舫做帮手,在艺术上有许多新改革,唱词考究,表演大方高雅。那时中华戏校不许学生看评戏,唯独莲剧团例外,为的是喜彩莲的演出没有邪的歪的。这是你家老爷子不反对你看她的戏的缘故。”   
   话说南梆子  
  喜彩莲对评剧的改革是多方面的,其中改革梆子一事值得大书一笔。早年评剧承袭河北梆子,击节使用枣木制的实心梆子,声音高脆,“大口落子”的唱法正是这种梆子声催出来的。三十年代中后期,喜彩莲三闯上海滩,以新戏《人面桃花》起家,经欧阳予倩先生亲自指导帮助,以质量取胜,成了继白玉霜之后又一个征服上海观众的评剧演员,人送雅号“时代艺人”。这是喜彩莲根据自身嗓音条件,避开大口落子的唱法,腔调向清丽柔和发展,并在乐队中增加了二胡,三弦,月琴和嗡子,丰富了伴奏的色彩,只是感到枣木梆子的声音过响过炸,与新腔不太协调,有意改革,苦于拿不出好方案。一个偶然的机会,喜彩莲发现挑担子卖面点的人敲的是一种掏空了心的榆木梆子,声音低而柔,亮度,音量也够,她大胆决定拿到台上一试,那梆声几乎与她的评剧乐队浑然一体,之后,就正式改用这种梆子。由于是从上海带回,大家习惯叫它南梆子。开始其他演员还不敢用,久而久之,大家都认识到南梆子确实声音柔和,不搅戏,演员用不着和梆子“争强”,相继都改,一直沿用到今天。
  
   三姨改三姐  
  喜彩莲成名较早,被同行尊称“三姨”。但到五十年代中期,许多人却改口称她“三姐”了,原因是喜彩莲和魏荣元结成伉俪。魏荣元与不少人是搬上搬下,喜彩莲只好屈尊为“三姐”了。喜魏的结合是他们生活的新起点,他们组成了一个事业型的家庭,夫妇二人经常切磋技艺,互相促进。先是魏荣元在《秦香莲》中创造了评剧净角唱腔,继而喜彩莲通过在《野火春风斗古城》,《南海长城》中扮演了老太太,创出了评剧老旦唱腔,最后经过几个月的呕心沥血,他俩以一出对口戏《包公赔情》进一步完善了净角和老旦的唱腔体系,夫妻双双为评剧唱腔史谱写了新华章。喜彩莲懂得新陈代谢的自然法则。她珍爱为之付出毕生心血的评剧艺术,但喜派当年若干创举已逐渐失去了新鲜感,必须不断赋予新的光彩,否则即将被时代所淘汰。她最早向院领导提出坚强培养接班人的建议,办起学员班后,她主动要求担任班主任,把全部心血奉献给所有的学员和求艺者。更不要求别人亦步亦趋的学她像她。从最年长的李忆兰到中年的张淑桂,邢韶瑛,再往下的张秀琴,申曾丽,刘珊,王琪,一是中国评剧院现今活跃在舞台上的大部分中青年演员都接受过喜彩莲直接或间接的教益。喜彩莲只承认是他们的引路人,决不做他们的“模子”。 (完)


  
  1987年2月15日《戏剧电影报》又发表了作者刘存贵的文章《老园丁的心意》,文章如下:
  喜彩莲是一位曾与“评剧皇后”白玉霜齐名的评剧老演员,他不但热爱评剧事业,而且甘为人梯。
  五十年代初,喜彩莲主动为小白玉霜“挎刀”。在《小女婿》里,小白玉霜演杨香草,她演个彩旦--媒婆陈快腿。五十年代末,马泰初露锋芒,喜彩莲与很多老演员一起傍着马泰演了一批戏。
  中国评剧院举办了三期学员班,都由喜彩莲担任班主任。目前这三批学员班的毕业生成了评剧院的中流砥柱。
  一九七八年第三期学员班开学时,喜彩莲已经六十二岁。她不顾体弱多病,仍亲自教唱,亲自给学员做示范动作。学员们刚开始练“跪搓”时不得法,把膝盖磨破了,再练就有些犹豫。喜彩莲一看孩子们脸上的表情就明白了,她“扑通”一下跪在练功毯上做示范动作,边做边讲要领。孩子们慌忙跑上前去搀扶她,她生气了:“搀我干什么?一起练!”
  在第三期学员中,喜彩莲最喜欢菜文艳,却很少表扬她。小蔡练“跪搓”磨破了膝盖,偷偷地去抹点红药水,都要挨老师的批评。在学员班要结业时,菜文艳每次到喜彩莲家里去,都见她戴着花镜在织毛衣,有时还让菜文艳教她怎么起针,怎么收口。这件毛衣织了将近一年。有一天,小蔡又去老师家里,喜彩莲把毛衣交到她的手里:“这是给你织的,就算咱们师生相处这么多年的纪念吧。还富余二两线,留着拆了重新织的时候用。”(完)



  
  “庆祝喜彩莲舞台艺术生活六十周年”演出活动,在当时的戏曲界看来是一件比较隆重的活动,最近我又发现了一张被我保存的1987.1.7日的《北京晚报》,上面有一篇文章题目叫做《艺不压身 学无止境—李忆兰谈求师喜彩莲》,并配发了李忆兰、李和曾与喜彩莲的合影。(这篇文章我以后有时间再打出来)。



  1978年3月29日的《戏剧电影报》每期的《中国名剧》栏目里,也介绍了评剧《小借年》,同时刊登了喜彩莲和小白玉霜的剧照。
  
  
  还有一些与评剧相关的新闻


  比如1986.6.1日的《戏剧电影报》上的这条消息挺有趣,我们都知道有一部香港电影叫做《倩女幽魂》,是根据《聊斋志异》改编的。其实还有一部同样题材叫做《古庙倩魂》的影片,是由大陆和香港合拍的。其中梅娘一角是由长春评剧团的演员赵丹红饰演的。
  
  在我保存的1986年3月份左右的报纸上,从一封“读者来信—这样的艺术家我们不欢迎”开始,陆续发表了一些谴责著名京剧艺术家袁世海先生的文章及报道。看那上面写到的起因,大致是因为1985年11月上海举办了一次戏剧交流活动,据这些文章说袁世海先生不配合,还为排戏,票价、戏码等问题与主办活动方争吵等等。具体的事情我以为很难说清,但是这几期报纸连续发表文章,火药味很浓,开始还不点名,后来直接点出了袁世海的名字,大有声讨狠批的文革时的味道。甚至请了很多的戏剧界的名人参与。比如在1986.3.30头版,就有曹禺,马少波、胡沙、吴祖光的谈话文章。胡沙的文章题目叫做《抨击不正之风》。
  在同一时期,报纸还特意采访了评剧名家六岁红。并配发了六岁红年轻时期的一张便装照。这篇文章虽然现在我看来,有一些“左”的味道,但是起码为我们了解六岁红提供了一个资料。现在附录如下:
  
为人不可忘根本--记评剧名家六岁红
   作者:孙玉敏
  
  六岁红原名孙芸竹,幼年时曾得到评剧大师程兆才的启蒙。她六岁登台,十一岁担任主演,解放前即红遍东北三省。
  在近六十年的艺术生涯中,六岁红吸收了李金顺,刘翠霞等名家之长,形成了自己的特的演唱风格。她嗓音圆润甜亮,板字气腔规范,唱腔抒情细腻,表演落落大方,具有迷人的艺术魅力。
  在评剧艺坛中,她先后主演了二百多个剧目,塑造了数以百计的艺术形象,在观众中很有影响。
  可贵的是,六岁洪在艺德上同样堪称楷模。她四岁时被人贩卖给戏班,从此过着“铁蹄下的歌女”般的屈辱生活。她牢记昔日苦,深感今日甜。天津解放后,她带头成立正凤剧社和国营天津评剧团,把自己多年积累的戏装,戏箱,台帐全部无偿捐献给国家。
  她带头演“解放戏”,主动承担别人不愿演的老旦角色。在名次排列上,她总是把自己的名字排在最后。同台演出中她从不“咬艺”:趁人之危,抬高自己,压倒别人,而是压低嗓音,陪衬对方,因此她获得了同行的尊敬和爱戴。
  在抗美援朝中,捐献飞机大炮,够买公债,抗震救灾等时刻,她先后捐献了价值两万元黄金,首饰和人民币以及各种衣物用品。1955年她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六岁红原来工资较高,解放后,她多次要求降低工资,减轻国家负担。有一段时间甚至拿出工资的五分之三交了党费。
  她经常以“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我六岁红”的心里话来勉励自己。她现在住进了“高知楼”,过着幸福的晚年。
  近几年,年老体弱的六岁红,经常参加义务演出,但从不找组织要车,怕给单位添麻烦。当她得知某些名演员终日纠缠于名缰利锁之中,把自己当成商品相当和任命讨价还价时,非常气愤地说:“我们这些从旧社会里逃出活命的老演员,现在享受着部长,省长级的工资待遇,生活这么舒适,偶尔演出几场戏还漫天要价,确实太成问题,简直忘了根本。”(完)


  
  在1987.2.22的报纸上,有介绍天津蓟县评剧团演员易春英的文章《无宗无派 有韵有味》。



  我保存的这些报纸是从1986年第二期开始的,实际上在第一期上就有一篇关于评剧的评论文章,叫做《切莫东施效颦》。我是从第十期上一篇反驳这篇文章观点的短文中了解到的。之后连续有4篇文章相互进行探讨。这些文章主要是讨论评剧新派应该如何继承的问题。我看了看,发现现在论坛里很多人依旧还在为这些问题伤脑筋。不一样的是,过去我们只能看少数人的文章,现在我们也可以充分享受发表自己观点的乐趣!甚至要比报纸上的文章谈得要深入,更放得开,更加敢用词了!



  最近的一次搬家,让我发现还应该有的几张报纸丢失了。
  我记得1986年还应有锦州市评剧团来京演出的消息。还看到过一篇新凤霞关于评剧院到香港演出后的随感。(全帖完)

<< 艺不压身 学无止境--李忆兰谈求... / 零星感受--品“苦”及其它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uoy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