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零星感受--品“苦”及其它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新凤霞说,天津人喜欢高门大嗓的评剧,天津的评剧如同一杯浓茶。我以为新凤霞比喻的很恰当。
  但是我还以为喜欢喝浓茶,其一是喜欢四溢的芳香,其次是品味其中的苦味。我长在北京,听中国评剧院的戏非常多,以前很难欣赏天津评剧演员的演唱。想到很多的地方戏,比如晋剧,河北梆子,秦腔,川剧,我开始都很难欣赏。可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我一直在琢磨。慢慢的我发现,如果从品味“苦”这个方面去欣赏,我就和这些戏曲唱腔拉近了距离。我没有学过美学,不知道欣赏理论,但是我觉得这种“苦”味,也能够给我带了很强烈的美感体验!每个人的欣赏角度不一样,也许别人根本没有感觉到什么“苦味”。
  
    (2)如果说天津评剧院演唱风格如同一杯浓茶,那么中国评剧院整体风格,就如同一杯北京人喜欢的茉莉花茶,味道清新,香味慢慢的散发,喝下去沁人心肺,神清气爽。细细品味似乎还有一种甜的味道在其中。
   即便像以善演悲剧人物著称的小白玉霜,她的很多经典唱段,也并非大放悲声,让听者感觉非常舒服。
  
  (3)昨天看到有人在议论新凤霞弟子的《花为媒》哪一个更好。如果说谁的表演演唱更接近新凤霞,我认为谷文月当属第一。新凤霞的风格是和中国评剧院整体风格相一致的,虽然她和小白玉霜,花月仙,喜彩莲等人嗓音唱腔非常不同,但是她们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追求自然、清新、含蓄的风格,如果把这些人的唱腔和天津的演员的唱腔比较,她们的演唱相对来说比较甜美,很多细小的地方,如疙瘩腔,甩腔等,天津演员的运用得比较夸张一些,华丽一些。虽然谷文月的声音和新凤霞有所不同,她后来的一些剧目更有很多自己的特点。但是她的表演风格演唱技巧上,唱腔小的细节上,是和新凤霞有着一致的追求,就是追求自然朴实,清新甜美。即使很多网友指出戴月琴的演唱声音发抖,但是在她早年的一些戏里的唱腔设计,比如《狐仙小翠》非常好的突出了新派的清新俏皮同时又是舒展甜美的特点。当然她在气息处理上把握的在精致一些,就好了.而对于有一些新派的继承者,觉得她们有些造作的成分,比如新派需要有很甜美的嗓音,但不应该让人感觉是捏着嗓子唱;新派的疙瘩腔,虽然也很华丽,但是如果稍有夸张,似乎就不是新派的味道了。更不用说夸张得过头了。
  
  (4)我觉得韩少云的唱腔里也有一些淡淡的苦味,越品味越觉得很有意思。宋丽演唱的《小女婿》当然也非常好,但是她似乎已经把韩派的那一点点苦味去掉了,偷偷的(不知道这样形容合适不合适)把这点苦味变成了甜味!
  
  (5)我以为马泰和魏荣元的唱腔相比,用画来比喻,马泰更像一幅小写意的中国画,而魏荣元的唱腔则如同一幅浓墨重彩的工笔画。马泰的演唱相对而言更干脆利落,魏荣元的演唱情绪渲染非常浓重,情感的暴发往往是在演唱了一段非常压抑得唱段之后一泻千里。听京剧的花脸唱腔,我感觉到,除了欣赏演员雄壮嘹亮的嗓音,更是在体会这种雄壮嗓音下的人物的思索,内心的斗争、忧虑,提到花脸人们往往想到的是一些性格刚烈,脾气暴躁的人物,似乎花脸的唱段也只是表现这些东西,而实际一些经典的花脸唱段,都是在叙述人物的内心斗争!魏荣元的唱腔特别善于表现人物的内心激烈的冲突,评剧女声唱腔表现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很擅长,魏荣元吸收的非常好!第一次把他的演唱听进去,觉得男声唱腔好像原本就应该这样唱!
  
  (6)去年我看到了一篇有关唱腔设计要状告新凤霞的报道,我不想对此事细节进行评述,请那些掌握着什么资料的要探讨所谓新凤霞艺德的人,也不要在这里回帖,我不在此讨论这些。我只是想说一个疑问:一出戏的唱腔设计演员究竟要参与多少?现在我们说新戏没有评剧味,总是要指责演员。如果唱腔的设计根本不是演员自己,这些演员岂不是很冤枉?我们希望演员要继承好流派的风格,从来没有要求剧院的唱腔设计人员要继承流派,那么剧院搞唱腔设计的人,究竟在剧院里是一种怎样的位置?剧院排演新剧目是怎样要求他们的呢?

<< 从旧报纸中搜寻20年前的评剧信息 / 关于本博客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uoy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