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这里说的都是我胡思乱想出来的,大家见笑!


     现在的戏迷,对于一些新编的剧目不满意,一方面是因为演员的水平达不到观众心目中老一辈名家的水平,一方面是因为剧本的题材不能够引人入胜。这其中还有戏曲唱词过于直白拗口的原因,直白不仅仅是文字简单的问题,还有文字内涵简单的问题。我不知道一个剧目排演的过程,不管怎么说应该是先有剧本吧,如果剧本的唱词存在问题,想必会影响到唱腔的设计和演员的发挥,也难以在戏迷中流传。


     评剧产生于民间,历史相对来说也不长。虽然一些评论对早期的评剧归结为:旋律简单,艺术性不高等等,但是纵观评剧的发展,我觉得传统剧目中的剧本和唱词在表现人物情感上似乎还是存在一定规律的,这种颇为有趣的规律一直影响到49年以后的新评剧。


     首先要提到的就是评剧戏迷广为熟知的《花为媒》,这出戏经过改编加工后,已经成为了一出最能代表评剧艺术特色的经典剧目之一。剧中的张五可在得知王家拒绝了亲事之后,非常气愤,这时候剧本对于她的满腔怨恨并没有简单的平铺直叙的加以描述,而是通过她自己照菱花的一段唱腔非常完美的表现了出来,象“面似芙蓉,眉如新月”、“鼻入悬胆”“齿如扁贝”、“口似樱桃”等等这样的语句加上新凤霞圆润清脆的演唱,给人以一种优美的意境,一经演出就迅速在戏迷中流传开来。试想如果很简单的平铺直叙的描述张五可当时的心情,绝对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唱词让人记忆深刻!所以即便是表现人物的愤怒、怨恨,唱词也要写的巧妙精致!《花为媒》这出戏的大多数唱词都是体现了一个“巧”字。因此整出剧目也体现了这四个字“巧妙精致”。


     通过夸穿戴跨容貌表现人物的内心活动,在《花为媒》这出戏中用了不止张五可照菱花这一段,还有就是更加脍炙人口的张五可夸李月娥以及李月娥夸张五可,这两段唱词可谓琅琅上口,玲珑剔透。用词造句之美给人以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的赏心悦目之感,本来张五可是怒气冲冲闯进了洞房,观众以为两个新娘子会争吵起来,但是没想到她们看到对方后竟然相互欣赏,这样的设计让观众出乎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


     夸穿戴夸容貌表现人物的内心活动的唱腔,大多都给人以上面说到的“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的赏心悦目之感”,这样的唱词大多都是一些排比句式或对仗的词汇,特别适合那些嘴皮子功夫强的演员发挥特长。这样的唱段比如我还听过新凤霞演唱的《王定保借当》中的“火上桃腮”一段,是张春莲夸自己做的一双绣鞋。好像花淑兰也有一段类似的唱段。


     在现代戏中也有这样的表现手法,运用的也是非常的成功,这就是《向阳商店》中傅桂香和刘春秀的《夸手》,这段唱也有一些让观众出乎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的味道,第一次看戏的观众谁会想到傅桂香会阴阳怪气地夸起了刘春秀的手呢?本来按照欣赏逻辑,观众可能以为傅桂香会和刘春秀争吵得不可开交,如果剧本和唱词这样写,想必流于一般。当初的作者是否有益借鉴了传统戏的这个方法呢,现在这样的设计这样的唱词,给演员给唱腔设计都提供了非常好的发挥余地。


     我觉得评剧《夺印》中烂菜花的“吃元宵”,虽然夸的是自己做的元宵,但是唱词的写作,运用的也是这个表现方法,一碗普普通通的元宵,竟然被描述的天花乱坠,非常符合花月仙的演唱特色。

<< 今天在网上看到了一首“评剧爱好者... / 我的姥姥和评剧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uoy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