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相声中的评剧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相声艺术讲究说学逗唱,学唱戏曲唱段是相声表演艺术中的一个重要内容。模仿评剧名段的相声为数也非常多,有一些也成为了相声中的经典名段。
  在模仿评剧名段的相声之中,最为有名的当属侯宝林和郭全宝合说的《三棒鼓》,在这个段子中,侯宝林先生不仅模仿了评剧早期名家花莲舫的剧目《刘公案》中的唱腔,而且还出色地模仿了白玉霜演唱的《玉堂春》的一小折。除此之外侯先生充分发挥了他的表演特长,惟妙惟肖的模仿了评剧早期演出场所中各色人等的对话,如剧场里的收票人,看戏的老年妇女等等。对于评剧戏迷来说,这段精彩的演出,实际是侯先生用幽默的语言在给我们讲述自己亲身经历的评剧的变迁史。他从落子讲起,之后又说起了蹦蹦戏;从《刘公案》的唱腔讲起,之后又模仿了白玉霜的《玉堂春》以及《老妈儿开嗙》的一些片断;他还为我们栩栩如生的描述了评剧早期简陋和杂乱的演出情况。从他和捧哏的对话之中--
甲 现在叫做评剧。
乙 哎,叫评剧了。
甲 跟过去全不同了。
乙 不一样了。
甲 大有进步。
乙 是喽。
甲 音乐上改革,剧本上修改。
乙 是啊。
甲 传统节目跟过去的唱法也不同了。
乙 哎,腔调也不同了。
甲 啊,腔调唱出来好听了。
乙 是啊。
甲 越来越美化。
乙 哎。
甲 这个跟歌剧有了密切关系了。
乙 噢。
甲 不能老是那调啦。
乙 是啊。
甲 再早那个调子太简单。
  我猜想他之所以能够创作这段相声,是因为当时评剧正处于艺术史上改革幅度最大,收获最为辉煌的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时期,估计侯先生对于评剧这个年轻的剧种也是非常的喜爱,并且对于评剧的发展也感慨颇多。
  过去的相声艺人和评剧艺人,过去经常同台演出,在新凤霞的回忆录中,就记载有相声名家马三立和她一起演出评剧《孔雀东南飞》的文字,据新凤霞说马三立扮演焦仲卿的母亲,由于他说相声已经非常有名气,加上他的女装扮相一出场便赢得了满堂彩。可见很多老一辈的相声演员应该非常熟知评剧的历史,也非常喜爱这门姊妹艺术。尤为难得的是,在一些相声之中还为我们保留了一些早期评剧的片,如这段《三棒鼓》中花莲舫的《刘公案》唱段的片断,《老妈儿开嗙》的片断,在我们很难找到这些早期录音的今天,无疑为我们了解早期评剧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资料。由于评剧音配像的出版,我在久盼之中终于听到侯先生模仿的这段《玉堂春》的白玉霜的原版,听过之后更佩服侯先生的非凡的模仿功力,他演唱的唱腔可谓白派韵味十足!
  像这样保留有老的评剧唱腔的相声,我听过的还有师胜杰演过的一段,其中模仿了一段白玉霜的《海棠红》的反调,我估计这是一段传统的相声,是师胜杰从老辈艺人那里学来的,白玉霜的《海棠红》曾经拍摄成了影片,但是这个戏现在既找不到影片的拷贝,也没有录音。师胜杰的这个相声没有什么特别的主题,只要是表现演员的唱功,但是和侯宝林相比,师胜杰的唱就差了一些。
  对于评剧艺术的革新,相声名家郝爱民在一段名为《学评剧》的相声之中也有所提及,他以马泰的《金沙江畔》中塑造的指导员为例,用他自己所理解的老评剧的味道,模仿指导员的台词,并称这种味道为老北京的“澡堂子味”。用这种方法反衬新评剧的优美抒情。他还演唱了《刘巧儿》中的一段--小桥流水。他把其中的“上一回劳模会上我爱上了人一个”,改为“上一回劳模会上我爱上了七八个”。这句修改后的唱词流传的还比较广,我在评剧语音聊天室,就听见过一位男戏迷这样演唱,很风趣。
  从以上的《三棒鼓》、《学评剧》这两个相声中,我们都可以感受到过去社会上对老评剧的一些基本认识,虽然喜欢的人很多,但是都觉得它腔调简单,甚至有些土。但是现在的戏迷不管是从网络上,还是从音配像中听到的老唱腔大多都是很优美的,因此有的戏迷对于过去社会上对老评剧的认识感到迷惑或者反感。我想是这样的,在过去那种条件之下,能够灌制成唱片的评剧,大多都是当时的精品。为什么会灌制成唱片?就是因为喜爱的人多,旋律也颇为优美。而当时的评剧演出剧目非常之多,难免有很多粗糙的制作,评剧又是一个小剧种,演出人员的文化水平不高,因此就会影响到社会上对它的评论。对于老评剧,年轻的戏迷接触的太少了,仅凭现在极少的一些早期录音,还是比较难以了解评剧的真实情况。而像侯宝林,郝爱民这样的人来说,他们是喜爱评剧的,早年看的戏也应该很多,所以对于比较新老评剧的话题,他们的评论应该更有亲身经历的感触。我觉得对于评剧老唱腔,应该既看到它的那些优美抒情的经典之作,也要看到它的不足之处。
  天津的名家刘文亨,魏文亮的相声,也有很多模仿戏曲的段子,其中有一段比较了几个不同剧种演出的《打金枝》,有晋剧的,河北梆子的和评剧的。因为晋剧和河北梆子的唱法非常用力,因此他们模仿的这两个剧种的唱段引起的掌声比模仿小俊亭的评剧唱段要多。
  我还听过一段专门模仿评剧《秦香莲》的相声,把整出戏说了一遍,并演唱了其中包公,秦香莲的唱段。大多数讲到评剧的相声,其中模仿的大多是女生唱腔,而这个相声模仿了魏荣元的唱段,是少见的。
  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马三立的名段《卖挂票》。马三立开始吹嘘自己的京剧演出有多么轰动,剧场里到处是观众,最后还想看票的人不得不用绳子把自己绑在了剧场的房梁上。之后逗哏的人请马三立示范一下当时的演出,马三立开口唱出了“一马出了西凉境”,这本是一段京剧唱腔,但是在末尾一个字的甩腔上,马三立竟然很自然的转到了评剧腔上,而且味还很浓,他越拖腔,台下的人越笑,相声在他甩完腔之后就此结束。

<< 我的姥姥和评剧 / 《小女婿》音配像的一个问题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uoy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