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小女婿》音配像的一个问题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评剧《小女婿》的音配像,应该说是非常精彩的。有一些细节也很令人记忆深刻,比如第一场中,陈快腿和罗寡妇一边抽烟一边聊天,录音中有一个烟袋锅磕桌子腿的声音,要不是配像的演员准确的表现了这个动作,估计看配像的人都会忽略这个声音,而这个动作,也很准确的反映人物的生活细节,所以我们不得不感谢所有配像人员的精心细致的工作!

      但是在第二场“定情”中,有一个动作,就是杨香草送给田喜荷包的动作,我看着觉得配像有些唐突,不太准确。这段配像是这样的,杨香草背对着田喜手里一直在揉搓自己的荷包,他们两个人的位置相隔有一段距离,香草犹豫半天终于说:“田喜哥,你看这是什么?”然后猛地回身,跑过去把荷包扔给了田喜,田喜似乎还没有接到,香草马上着急地说“拿着--哎!给人家”,然后又躲在了一边,害羞的笑了。

      是不是小白玉霜的“拿着!---哎,人家的”这句台词捱得太紧凑的原因?现在这样的配像,让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当然没有看过这个戏的演出,但是我设想了一下这个情节,写了下了,大家见笑了!

      我觉得好像应该有一个田喜抢夺的动作,不是现在配像中站在原地傻等的动作。香草也不会是匆忙的跑过去把荷包往外一撇,既然是很大胆的跑过去让对方“拿着”,人家还没接着,又想要拿回去,就会很矛盾了。(起码应该是人家拿到了手,香草才有要回来的意思,虽然这个意思是假的--最终还是想送给田喜。) 我以为香草应是比较含蓄的要让对方拿着,看到田喜要抢,才又害羞的要拿回来,最后又怕田喜真的不要了,索性扔给了他。

      我以为杨香草在说:“田喜哥,你看这是什么?”的时候,就应该转过了身,并把荷包展示给田喜看,而不是现在配像中的香草,一直背对着田喜,快说完了这句话才转身,也没有向对方展示一下荷包,她再羞涩,也是想把荷包首先给对方看一下才对。

      田喜应该距离香草很近,而不是配像中的距离比较远,田喜看到荷包,应该有些惊讶或者不知所措,这时候香草才说“拿着”还没说完,田喜就明白了,激动得去接,或者叫做抢这个荷包,香草没想到田喜会这样莽撞,所以才马上接着说“哎!人家的。。。。。。”。
<< 相声中的评剧 / 庙会上的评剧演出!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uoy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